雁丘

长弧。沉迷学习。

【mafusora】生日快乐

ooc,没文笔。

祝soraru生日快乐。

刚从学校回来赶的生贺,很短【真的很短的片段】。是我很喜欢的设定,以后会写长的。【真的】

用的是电脑不好打日语,抱歉。


Mafumafu爱上了夜晚。那些诡艳而又蒙着一层阳光色彩的纱的梦在一个又一个八分音符中悄然充斥了心脏。说得如此动人,归根到底,mafumafu抬头看着坐在天台边沿的男人,微风亲吻的蓝色发梢柔软的触动了他的神经末梢,那双洁白的翅膀上泛着圣光的羽毛落在他的掌心,是无法言说的温暖与满心酸涩。

“嘿,soraru桑,晚上好。”mafumafu笨拙地挥手。局促得如同初恋的男孩。

“晚上好。”soraru回头轻笑,伸出...

生日快乐。祝自己。

16岁了,姑娘。以后少哭点。

你要相信,一切会好起来的。

好好写文,好好生活。

你没你想得那么坏,真的。

再抑郁时就来看看今天有那么多人和喜欢的太太都对你说了生日快乐,你要快乐一点的活着。

朋友给我画的我的北京和南京。她不用lofter说随我发了。

我爱她!我要请她喝AD钙奶!

短毛的是北京。长发是我挚爱阿宁!

【出胜】请你相信

写给朋友的生贺,来凑合个更新。

ooc有,没文笔。微欧相。

一切会好起来的。

告诉她,告诉我自己,告诉所有人。


绿谷出久在毕业之后顺利地以英雄“木偶”出道,接过了恩师欧尔麦特“和平的象征”一称号,并开起了属于自己的事务所。

生活就是这样了。俨然一个成功人士。

在解决案件后的满身疲惫,应付记者公关时的游刃有余,莫名宴会上的觥筹交错,都是绿谷出久已经习惯得不能更习惯的事物。只是在很少很少的时候,在已经作息混乱的假期凌晨,月亮还嵌在泛蓝的天,他蓦然惊起,四周总是少了些什么。

又是少了些什么呢?一个可以称为大叔的三十岁英雄的公寓里有杂乱的衣物,未收拾的快餐盒,一书柜的欧尔麦特手办,倒...

睡昏了头,起来翻了下日历才发现10.5了

老王生日快乐!

生贺....随缘吧【估计没有,明天开学考试惹

你也不是很在乎的...吧

【双京组】长路

这是我的双京。虽然就一点点w。第一次发。
希望各位能喜欢。也算是国庆贺文了。
我爱阿宁。

战局已算是尘埃落定。
南京疲于再听那些虚张声势,他沉默地看着愤慨激昂的领导人,沿着阴影,退了出去。
可怜人呵,民心已失败局已定,可就是不愿意接受。
南京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上了街。
还是太年轻。太轻。

夜深寒重,鸟雀虫鸣早已歇息。也仅有几家铺子还在亮着灯,点着烛了。南京看着这一盏盏生冷的灯注视着对面已无望的烛,轻轻地笑了。
这又是什么时候呢?
这一个能人辈出,思想革命的时代。他是打内心里的欢喜,也是发自内心的,失落。
南京摇头失笑,信手折一枝桃花放在故人的铺子前,早点休息吧。
花,还未落呢。

这处竟没毁。
南京瞧着这幢破...

【出胜】论拒绝表白的最佳答案

沙雕段子ooc,ok?    go↓
勤恳学霸型绿谷×天赋学神型咔酱

今天是个好天气。期中考试刚结束,成绩还没出来,众人皆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可我们的绿谷出久同学却是一副忐忑不安。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他今天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并且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他,要跟他的竹马之友,爆豪胜己,表白。

“小胜……”
“啊?”被爆豪一个眼刀砸得宛若帕金森发作的绿谷依旧大着胆子抓住了爆豪胜己的衣角,小声念叨:“我有事跟你说。”
“臭久你要敢废话,宰了你啊。”
已经对自己这幼驯染的恶语相向习以为常的绿谷出久深吸了口气,站在他一副恶人模样的竹马前,堪称完美地……掉了链子:“我我我...

【莱修】幸甚至哉

OOC高能,没有文笔!

废物文手在线发糖。

残疾梗!雷者勿入!

这梗不是我想的,是这位朋友 @hebvejdjr 要的。因为没写过性转就没有,很抱歉了。


爆炸的轰鸣日夜响彻,灼热的橘不伦不类的混着腥暗的红是记忆里最后的色彩,黏结于视网膜。失重的虚无是灵魂的动荡,失足坠入深渊。也只是一场万劫不复。

卡修斯可以说是冷漠地接受了自己失明的事实。

“谢谢你,派特博士。”卡修斯捏着可笑的诊断书,只是推开凳子起身道谢,也一时恍惚了。他轻轻地笑了笑,磕绊但也稳当地自己摸索到了门口,才猛然发觉了一件有点糟糕的事情,他回头抱歉道:“博士,能给我一个导航仪吗?”...

【也青】世界以痛吻我

ooc。没文笔。

莫名就觉得保安大爷这工作很适合也总啊。

雷点:精神分裂症。雷者勿入。

本文主旨还是在破而后立。不会刀。

为了方便阅读,「」里是幻觉。


「激越的鼓点是一场欢呼,暧昧的提琴两根弦用来演奏,两根弦用来谋杀。诸葛青坐在角落的位置,言笑晏晏。

“hi,Jim。乖孩子要吃胡萝卜才不会变成兔先生哦。”

“克罗斯的新发型可真丑,做的牛肉汤也真难吃。”

“Jim,我们给克罗斯换个造型吧?”

“克罗斯!Jim还是小孩子你怎么可以揍他!”

诸葛青看着窝在自己怀里委屈的撒娇以求不吃胡萝卜的棕色小卷毛,无奈地笑了笑,并且警告性地瞪了一眼在旁边漫不经心抽烟的克罗斯。...

【武荆】热干面

呜呜呜我超爱柳门田太太 @柳门田 的城拟啊,试图写写,不好希望别嫌弃。

ooc有,没文笔。

就是哥哥妹妹坐一起安安稳稳吃碗面的小段子。

就算听得懂武汉话我也不会说,更不知道咋写,荆州话也是,全靠百度。


“你脑阔搭铁啦。”荆州瞟着面前这寡淡的面条,嫌弃地拨弄着筷子,“辣萝卜都不给咯。”

武汉斜了眼这毛躁的姑娘,舀了一勺子辣萝卜放在自己碗里:“糊鸡,心里冒得数。口腔溃疡痛的叫的不是你哟?”

荆州顿了顿,筷子往桌案上一拍:“你蛮呸得很咧。”

武汉挑了挑眉,淡定地拌起了面:“公共场合,掉底子。吃面吃面,这家芝麻酱,香!”

荆州瞧着面前这碗热气腾腾的热...

© 雁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