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丘

长弧。沉迷学习。

【也青】蝴蝶

这是一部老片子。诸葛青摸出了不常戴的眼镜,抱着网购时送的丑到哭的抱枕窝在沙发上,看着这部93年的电影,画质还行跟摘了眼镜看差不多。诸葛青捧着一杯水果茶,等着这个漫长的片头结束。

其实他有段时间没看电影了。诸葛青走了会儿神,但马上就放在了电影上。

这是一个1964年的老北京的故事。诸葛青微睁大了眼睛,试图看清这个他蹉跎了半生的城市以前的面貌。他总是不怎么认得清这座城。雾霭的天,安静的夜,刮着携着砂砾的风。他不是很记得清这座城有什么名胜,除了那什么长城故宫。他只记得,他的味蕾留下了那酸涩的豆汁,或者是那清甜的凉糕配着一杯酸梅汤,吃到闹肚子也是管不住这贪食的嘴。他半眯起眼还能看见身边的人无奈的笑...

【叶喻】春光乍泄(上)

ooc有。

划重点:有文革时期【不多】


「不如我们,


   从头来过。」


1967年的北京城沸腾着一场革命的喧嚣,在模糊了的四季边沿,徒有几声悠悠蝉鸣叫醒了这一方院落的夏天。

喻文州站在海棠印下的团团阴影中,拾起了这一只笨拙落入灰土中的蝉,放回了树梢。

“喻教授。”

身后有声音。散漫且带着北京特有的儿化音,明明是清爽的三个字硬是能读出一股子缠绵的滋味,却也是掷地有声。他还真是不能当没听见。喻文州无奈的转过身,瞧着身后人把一件军绿色衬衫吊儿郎当的挂在身上,眉眼带着初夏还没醒的太阳的微笑。

“叶先生。...

直男拍照打扰了……这篇废话很多的repo不知道该艾特哪位老师,就随缘了……不会打扰吧…… @F_陌路未至  @倾盖如故 @商山想吃🔥🍠🍠  就先翻到这三位老师就艾特了……叨扰啦!

作为一个一周只能上一次手机的高中狗,收到这两个本子时是在周二晚上九点去快递箱拿的。然后回来看完……各位老师都是狼人,先给我来了波精神创伤,然后哭着去找安慰时,是晚上十二点……十二点,美食本……报社……真……算了,不说脏字。诸位老师的文笔是真的好,画手老师也是真的厉害,必须要夸,夸上天!【虽然饿的我晚上想哭,刀的我自闭。】好了,来让我一个个夸。
先是《竞...

真的忙成了狗。一周就星期六晚上上一下网。

是真没时间更新。发点东西表示一下这个人还没死。

好好学习啊。

这只是一场大雨滂沱,猝不及防且披头盖面。王也站在阶梯上,撑着一把伞。

“下雨呢。”话语里是叹息与劝诫,但他没有走下台阶给千里奔赴的来人撑一把伞。

诸葛青低着头,湿透了的发滴着刺骨冷的水滴。从九万英尺坠落的雨滴砸在肩上,后背,或者还有心脏。全是淤青的疼痛。但又似乎没什么好说的痛。他抬起头。遥遥远望从来碰不到的人,轻轻的笑。像是在唱一首悠久的童谣,年幼的孩童还没学会怎么流泪,也不知道这是疼痛。

“没事啊。”诸葛青抬起手,向王也。


你要握住我的手吗?


“会感冒的。”王也顿了顿,捏住伞柄的手指关节也许只是因为天寒而泛起青白,“回去。诸葛青。”


我会走的。真的。


“王也。”...

【mafusora】生日快乐

ooc,没文笔。

祝soraru生日快乐。

刚从学校回来赶的生贺,很短【真的很短的片段】。是我很喜欢的设定,以后会写长的。【真的】

用的是电脑不好打日语,抱歉。


Mafumafu爱上了夜晚。那些诡艳而又蒙着一层阳光色彩的纱的梦在一个又一个八分音符中悄然充斥了心脏。说得如此动人,归根到底,mafumafu抬头看着坐在天台边沿的男人,微风亲吻的蓝色发梢柔软的触动了他的神经末梢,那双洁白的翅膀上泛着圣光的羽毛落在他的掌心,是无法言说的温暖与满心酸涩。

“嘿,soraru桑,晚上好。”mafumafu笨拙地挥手。局促得如同初恋的男孩。

“晚上好。”soraru回头轻笑,伸出...

朋友给我画的我的北京和南京。她不用lofter说随我发了。

我爱她!我要请她喝AD钙奶!

短毛的是北京。长发是我挚爱阿宁!

【出胜】请你相信

写给朋友的生贺,来凑合个更新。

ooc有,没文笔。微欧相。

一切会好起来的。

告诉她,告诉我自己,告诉所有人。


绿谷出久在毕业之后顺利地以英雄“木偶”出道,接过了恩师欧尔麦特“和平的象征”一称号,并开起了属于自己的事务所。

生活就是这样了。俨然一个成功人士。

在解决案件后的满身疲惫,应付记者公关时的游刃有余,莫名宴会上的觥筹交错,都是绿谷出久已经习惯得不能更习惯的事物。只是在很少很少的时候,在已经作息混乱的假期凌晨,月亮还嵌在泛蓝的天,他蓦然惊起,四周总是少了些什么。

又是少了些什么呢?一个可以称为大叔的三十岁英雄的公寓里有杂乱的衣物,未收拾的快餐盒,一书柜的欧尔麦特手办,倒...

睡昏了头,起来翻了下日历才发现10.5了

老王生日快乐!

生贺....随缘吧【估计没有,明天开学考试惹

你也不是很在乎的...吧

【双京组】长路

这是我的双京。虽然就一点点w。第一次发。
希望各位能喜欢。也算是国庆贺文了。
我爱阿宁。

战局已算是尘埃落定。
南京疲于再听那些虚张声势,他沉默地看着愤慨激昂的领导人,沿着阴影,退了出去。
可怜人呵,民心已失败局已定,可就是不愿意接受。
南京摇了摇头,迈着步子走上了街。
还是太年轻。太轻。

夜深寒重,鸟雀虫鸣早已歇息。也仅有几家铺子还在亮着灯,点着烛了。南京看着这一盏盏生冷的灯注视着对面已无望的烛,轻轻地笑了。
这又是什么时候呢?
这一个能人辈出,思想革命的时代。他是打内心里的欢喜,也是发自内心的,失落。
南京摇头失笑,信手折一枝桃花放在故人的铺子前,早点休息吧。
花,还未落呢。

这处竟没毁。
南京瞧着这幢破...

© 雁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