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丘

长弧。沉迷学习。

【莱修】幸甚至哉

OOC高能,没有文笔!

废物文手在线发糖。

残疾梗!雷者勿入!

这梗不是我想的,是这位朋友 @hebvejdjr 要的。因为没写过性转就没有,很抱歉了。


爆炸的轰鸣日夜响彻,灼热的橘不伦不类的混着腥暗的红是记忆里最后的色彩,黏结于视网膜。失重的虚无是灵魂的动荡,失足坠入深渊。也只是一场万劫不复。

卡修斯可以说是冷漠地接受了自己失明的事实。

“谢谢你,派特博士。”卡修斯捏着可笑的诊断书,只是推开凳子起身道谢,也一时恍惚了。他轻轻地笑了笑,磕绊但也稳当地自己摸索到了门口,才猛然发觉了一件有点糟糕的事情,他回头抱歉道:“博士,能给我一个导航仪吗?”...

【莱修】他逾南山

人生第一次写莱修,实际上是慌得一批。

ooc有,没文笔。

我我我永远爱卡修斯!


这是一段古道枯树的戏码。卡修斯摇着蒲扇,惬意地听着不远梨园传来的悠然唱腔,婉转凄艳的腔调盛满的是日复一日凭栏远望的姑娘岁月蹉跎下的白发苍苍。阳光路过这山水小镇,绕过艳丽无双的桃花,落在这悠哉自在的通透蓝色眼眸中,一片澄澈。你看,落下的灰藏在雪白的发梢,岁月静好。


郎骑竹马来的好故事本是话本里的最佳桥段,可为什么到他这里就成了上房揭瓦偷鸡摸狗?卡修斯揪着布莱克的衣角,踮着脚小心翼翼地往外张望,颤声道:“小布,你好没啊?”

“好了。”布莱克不慌不忙地盖上瓦罐盖子,还麻溜地反手往...

【也青】世界以痛吻我

ooc。没文笔。

莫名就觉得保安大爷这工作很适合也总啊。

雷点:精神分裂症。雷者勿入。

本文主旨还是在破而后立。不会刀。

为了方便阅读,「」里是幻觉。


「激越的鼓点是一场欢呼,暧昧的提琴两根弦用来演奏,两根弦用来谋杀。诸葛青坐在角落的位置,言笑晏晏。

“hi,Jim。乖孩子要吃胡萝卜才不会变成兔先生哦。”

“克罗斯的新发型可真丑,做的牛肉汤也真难吃。”

“Jim,我们给克罗斯换个造型吧?”

“克罗斯!Jim还是小孩子你怎么可以揍他!”

诸葛青看着窝在自己怀里委屈的撒娇以求不吃胡萝卜的棕色小卷毛,无奈地笑了笑,并且警告性地瞪了一眼在旁边漫不经心抽烟的克罗斯。...

【原创】守望

是天空女神和大地女神的故事。

写不出她们的万分之一好,但这就是她们的故事了。

漫长到没有尽头的等候与守望,仅此而已。


这是一个悠久的梦境。天空还是一片混沌,透着死寂的阴霾,她伸出了手。


水流潺潺,从天际倾泄,一线银辉溅起残缺的梦,通透清澈是古老的精灵。褐色长发的女神睁开了还稚嫩的眉眼,她仰头看着趴在虚渺的云端的女孩,学会了微笑。

那是还没有语言的过往,女神站在她的领地上一抬头,看见了她的神。

水蓝色的眼眸中是还懵懂的睡意,新生的女神趴在她柔软的白色长发上向下探望,是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她学着姐姐的模样,嘴角上挑,眉眼弯弯。

是最开始的梦。


细胞...

【武荆】热干面

呜呜呜我超爱柳门田太太 @柳门田 的城拟啊,试图写写,不好希望别嫌弃。

ooc有,没文笔。

就是哥哥妹妹坐一起安安稳稳吃碗面的小段子。

就算听得懂武汉话我也不会说,更不知道咋写,荆州话也是,全靠百度。


“你脑阔搭铁啦。”荆州瞟着面前这寡淡的面条,嫌弃地拨弄着筷子,“辣萝卜都不给咯。”

武汉斜了眼这毛躁的姑娘,舀了一勺子辣萝卜放在自己碗里:“糊鸡,心里冒得数。口腔溃疡痛的叫的不是你哟?”

荆州顿了顿,筷子往桌案上一拍:“你蛮呸得很咧。”

武汉挑了挑眉,淡定地拌起了面:“公共场合,掉底子。吃面吃面,这家芝麻酱,香!”

荆州瞧着面前这碗热气腾腾的热...

【索谱】还我

由《借我》一歌曲改编。

ooc有。


今天是个好天气。索伦森不急不缓的整理好了衣领,出了门。

太阳柔柔的,甚至根本不像是太阳,而是一团鹅蛋黄一样高高挂在天空,白云也悠闲的随着风依循着未曾看破的轨迹奔赴着他们的理想国。索伦森拉了拉围巾觉得一切都还不错,以至于他轻轻地笑了笑。他伸手拦下了一辆的士。

也许是这条路比较偏僻,行车稀少,的士开的很快,窗外的风景汇成一线宛若河流流淌,是一片金色树叶。索伦森有点困,是昨晚没睡好。他半靠在车窗,闭眼假寐。柔软的阳光在他的发梢停歇,落下的光影斑驳是回忆的零碎,全是岁月的褶皱。


那是奶奶的雕木柜子里藏的老照片的色调,黄油一般融化在白色瓷...

瞳耀盗墓paro,因为第一次写盗墓,资料各种东西都还在准备中。一定会写。开始更新后,就会保持稳定速度了。

还在准备一个也青的网配paro。好像200fo点文时有人说过,就算那个了。也会是一个长篇。在准备。同样开始更新就会稳定发文。

开始长弧。希望不要掉粉。


做梦都在抠长篇细节的作者感觉要秃顶。

【瞳耀】只看你

夏天过去了。写一个夏天的校园小甜饼吧。真的很小。纯糖。甜不到你们算我输。
ooc有。没文笔。

夏天的蝉不倦地嗡鸣,估计是因为教室里的粉笔灰太呛人。透过桌角的汽水瓶里看见的是仿若香菜冰淇淋般的世界。白羽瞳打着瞌睡,不耐地趴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数学老师不知哪国的口音。真困啊。白羽瞳转了转脖子,固定在能完美地欣赏展耀侧颜的角度,突然就心满意足地像吃到大米的老鼠。

这个人怎么能那么好看呢?皮肤比小姑娘的还娇嫩,真的是一碰就红。啊,没错,他亲过,吧唧一口一个浅浅的红印子就留上了。气的当时的展耀小朋友眼泪汪汪,看的虽然心疼但白羽瞳小朋友当时就是烟花爆炸式开心,现在想起来都还忍不住微笑。因在室内呆...

说了要写瞳耀的盗墓paro。先发点【真的一点】。这个估计会有些长,要先存稿。就算个预告吧。
我没什么脑子,没逻辑也想不出什么新鲜玩意,基本靠百度和那几本特有名的盗墓小说和一点稀奇古怪的脑洞。
预告↓

“白爷,这斗真的只有您能下了。”王韶擦着冷汗,舔着脸凑到白羽瞳面前,“价钱都好商量。”
白羽瞳是真的不急不忙,点了根烟:“我也没说价钱不是?”
“是。是。”王韶冷汗更甚,讨好地笑了笑,“那白爷您?”
白羽瞳翘着二郎腿,扫了眼外面昏黄的天,一股子腥味的风直冲鼻子:“得。这斗,我下。四六分。”
这狮子大开口的价,道上也就这位爷能说得出口了。王韶咬牙,点头道:“行。后天集合。”

正值初秋,不冷不热的刚好。老黄历...

【瞳耀】春光虚度【下】

我终于写完了,我爱爵爷!!!

谢谢爵爷帮我圆成了he!!!

顺便心疼白父,破财给自家儿子追媳妇。

中这里http://yanqiuq.lofter.com/post/1d43f405_ef366915

谢谢大家看完!!!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白羽瞳从小团子变成少年公子,又从少年公子变成了垂垂老矣。而展耀从未变过,依旧是那块君子璞玉,伴白羽瞳左右。

白羽瞳靠在摇椅上,打着扇子眯着老花眼看着坐在一旁翻阅一本民间传说的展耀,笑:“猫儿啊,你还在呢。”

“恩。”展耀头也没抬,敷衍地搭了一声,“又怎么了?”

“没事,就今天你想吃什么?”白羽瞳有些困倦地打了个瞌睡,“隔壁王姑娘给我们送了...

© 雁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