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丘

近期沉迷也青/seer/小英雄/锤基
努力多更文。
永远的soraru吹。
垃圾文笔,谢关注各位不嫌弃。

【mafusora】可能否

mafusora还是soramafu这篇文都可以。但我更想吃mafusora所以标题是这个。
ooc高能,没有文笔。可能会有bug。
soraru真的越来越可爱了!我要吹他!

游乐园是世界上最拥挤的娱乐设施,之一?そらる托着下巴,趴在售票口的桌子上看着园中人海茫茫不见底,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把末尾的之一给去掉。
“唔。能给我一杯水吗?”刚习惯性抽出门票递出去的そらる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请求给愣了愣,他抬头看了一眼——熊玩偶傻气的笑容一瞬间占满了他的视网膜。
“你是工作人员?”そらる愣了半秒,立即镇静的拿了一瓶矿泉水递了出去,低头看着那个朝他伸展着的胖嘟嘟的笨拙熊爪子看了两秒,叹了口气,顺手扭开了瓶盖再递了...

【索谱索】以何致你

ooc高能,没有文笔。我加油。索谱谱索都好,毕竟没开车看不大出来。
大家看看就好。希望有同好来找我玩。

昏暗的小酒馆灯火摇曳,倒映于暗黄色的墙壁上影重叠嶂。罗杰就喜欢这样一股子文艺复古风。索伦森嗤之以鼻。只是依旧在半夜两点来到这个酒吧,坐在不变的位置上,点上一杯特调。他的专属Chaos。
两点的酒吧人已经不多,慵懒的萨克斯千回百绕勾起了索伦森少见的懒散,放肆地将自己沉溺在了舌尖上跳跃的烈酒。中央空调的冷风呼呼地吹,吹过眼睑,吹过皮肤,带走了水分。干燥的让人嗓子发痒。所以,在那痛哭大醉了三个夜晚的女人已经消失。你们看,人类的感情保鲜期其实就那么久,何必再愚笨地反复尝试?反正也不是什么美味佳肴。
最后...

【安利】沉舟by楚寒衣青

试图给诸位安利《沉舟》。这是我最近以来看过的最好看最合我胃口的一篇原耽。全文是以政治上的对峙为主题【算是半架空,并不完全按我们中国政治体制来。】要剧透的话,太为难我也太对读者不负责。只有各位自己去看才能看出这篇文的宏大与各种细节下的韵味。
全文差不多三分之二围绕的是顶层那七个阶级中、央、政、治、局、常、委,说实话这样的文章很难把握,顾家、贺家、卫家、汪系、郁系,复杂的人物,环环相扣,步步为营,顾沉舟和贺海楼在其中真的只能算是个小虾米,在上两代的老爷子们眼里真的只是小打小闹。
每个人物都描绘的足够真实,说出的每句话都意味深刻,后期说不准就炸开了。真的很精彩,为作者打发call,也是为难她去揣度那个圈...

【也青】没有什么是一碗麻辣烫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一家麻辣烫店

ooc,没文笔。本来想写刀,最后成也总炫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娱乐一下。大家看的开心。

细密的疼痛爬上了诸葛青的神经末梢,丝丝绕绕地盘旋而上紧密不可分地死死缠紧了还未平和的心跳。诸葛青不耐地撇了撇嘴,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泛红的疤痕沁出的些许血丝。扔掉了手中的玻璃碎片。
算不上自残。
他只是心里憋屈,喝酒抽烟勾搭漂亮小姐姐就是小哥哥也缓解不了的焦虑与憋闷。诸葛青恶狠狠地抽了一口手中的烟,漫无目的地实则下意识动不动就往门那边瞟。他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沙发边,眯了眯眼又抽了口烟。青色的烟雾混着浊黄飘上了天花板惹得白炽灯也没那么刺眼,遍地狼藉也不是那么难堪。诸葛青深吸了一口气,氧气混杂着翻滚的七情六欲泼上一溜儿...

【欧相】往后余生

ooc高能/没有文笔/有私设,校园【较少】,无个性/狗血剧情,he。
第一次写欧叔和相泽老师,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们。写的不好见谅。
名字是歌名,大家可以边听边看,有两个版本,原唱马良,我听的是翻唱Assen婕。都很棒!【但更推荐翻唱配这篇文doge】

浅淡的阳光牵扯出一方天地,微风略过绿叶摇摇荡漾,似掀起了尘埃漫天,遮遮掩掩粘上了衣摆,透过夏日的午后试图去找回一段过往。

相泽消太与八木俊典的关系其实比外人看起来要亲近很多。至于为什么,相泽消太揉着自己怀中的英短,蹲在这个不知来了多少次的房子门前,感受着手中舒畅的手感发了会儿呆,得出了答案,还是舍不得这个笨蛋家的猫啊。
“相泽?你怎么来了?”八木俊...

【也青】平行线

地下角斗场paro
三观不正/会有血腥暴力场面【很少】/小学生文笔/ooc
雷者勿入!!!

鲜血于黑暗中开出艳丽的花,博得好一场喧嚣满堂彩。不过十六岁的少年下手干脆利落,匕首精准收割又一个廉价头颅,破碎的动脉如喷泉一般四溅鲜红,显得少年白皙的面孔愈发苍白。观众疯了般地尖叫,为这台上的少年残忍的美丽倾倒。
“诸葛青!诸葛青!”
诸葛青瞟了眼观众台,挑了下嘴角,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鞠躬致谢:“谢谢各位的捧场,今天的演出已经结束。下次演出的表演者是陈庆和——”诸葛青故意拖着调子,吊了会儿观众胃口,才说出了下一个名字,“王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短短两字在观众席中激起了万千波浪,其中尖叫比刚刚诸葛青用利...

【也青】烟火雨

ooc高能。没有文笔。

你隔岸观火的姿态可美
让我送你一场烟火盛会

幽暗的冥河狭长寂寥沉着怨魂凄楚,两岸开着张狂又孤独的血色花儿藏着爱人痴念。诸葛青信手拈来一朵,朝身旁的小姐姐乖乖地笑:“孟婆姐姐,今天我们去撸串吧。”
孟婆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接过了诸葛青递来的花:“前天火锅昨天冒菜,今天你他妈又要去撸串,花的不是你的钱是不是啊?”
诸葛青听这话,笑了:“是啊,反正我有钱啊。姐姐你放心,你再长胖个几斤也不要紧,照样是冥界第一美人。”
“呵。”孟婆牵强地扯了扯嘴角,恶狠狠地戳了戳诸葛青的额头,“得了吧,收收你这甜言蜜语,小美人儿。”
“那是去还是不去?”诸葛青敛着笑,低头看着孟婆。
“去去。我是欠了你这...

【也青】黑白间

ooc,没有文笔

他行走于这条道路。深陷的污泥在空气中挥散着令人作呕的酸臭气体,犹如一团被猫玩弄过的毛线,斜交纵横以刁钻的角度勒住不堪一击的脖颈。诸葛青轻轻地笑出了声。污黑的泥沾染了双手,污脏了双眼,如果剖开胸口就连心脏都是黝黑恶臭。他在这条路上步履维艰,深恶痛绝。可他又哪来的资本去深恶痛绝?如果真丝缕细分,切开血肉,沥干鲜血,最为难堪腌臜的不正是他本身吗?
“哈。”诸葛青嘲弄地勾起了嘴角,这样的姿态,这样比尘埃还低,比淤泥还脏的姿态——是他。好笑吗?真他妈的好笑啊。诸葛青突然乐不可支了,就算泥潭已侵蚀至他的腰部,他也不慌不忙地笑的恣意,笑的前仰后合,笑的零星泪花扑通坠入漫长银河。
窒息的黑暗天...

【薛洋】残血红梅

额,语c首戏。
私设。ooc。不喜薛洋勿入。

我自笑看腥风血雨
踏万千森然白骨堆。

梅花三弄浊人巷,繁重的深红中沉着还温热的鲜血。这出尘冷傲的梅呵,终不是沾了血腥气,落了污脏俗套?可谓是大快人心的好桥段。

信步庭闲于清雅府邸,身后楠木大门已成碎渣。仆从们抱头逃窜,平时高高在上的夫人小姐,傲慢自大的公子少爷全都惊慌失措,好一群肮脏老鼠。
“何必呢?”一手攥住一旁失声尖叫惹人心烦的小姐脖颈,不耐轻佻地勾起了嘴角。左手翻转轻挥,毒粉刹那弥漫整座院落。
“咔。”
红艳液体喷涌而出,稀薄温度肆意泼洒于雪地,姣好容颜的小姐头颅滑稽滚动。
死不瞑目。
手中的降灾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圈,见到还没断气的,上前补上一剑便是...

【也青】修行

ooc高能,幼儿园文笔。取名废物。
过气咸鱼【呸,你什么时候有过气】
还有!是糖是糖是糖!小甜饼啊!

王也一时有些茫然失措了。
不过还好,此时正值夜半三更入梦时,没人看得见他的举足无措。而害得他此时这般尴尬的罪魁祸首诸葛青却在一旁的松软床上悠闲恬适地会周公。
一个半小时前,众人正在为剿灭全性举行庆功晚会。王也半推半就,打着太极,硬是只喝了小半杯酒就逃出了人海。本以为逃到阳台就可以得个清净了,可哪想有人跟他心有灵犀。是诸葛青。得,没可能清净了。王也有些头疼地看着朝他笑眯了眼的诸葛青。
“老王,不去玩吗?”诸葛青倚在栏杆上撑着个脑袋,眼角泛着浅薄的红。估摸着是刚刚被很灌了一通酒。
“跟你们喝酒没意思,几杯就...

© 雁丘 | Powered by LOFTER